深圳获准开展数字货币研究 国家级别竞争提上日程

作者:深特报 来源:深特报 行业
2019-08-22 17:44:24

  

近日据央视新闻消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研究完善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制度,创造条件推动注册制改革。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

深圳被钦定获准开展数字货币研究消息传出,市场为之震动。这是否预示国内数字货币春天的到来?深圳又为何能获得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此次行动背后是否预示着数字货币研究与发展已经提上国家级别的竞争?未来深圳可能凭此机会成为全国乃至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吗?

数字货币关键之钥

未来的“钱”是怎样的?会是一个数字或一串代码吗?

移动支付高速普及,令人们对“无现金社会”产生丰富遐想。进而伴随着数字金融时代的发展要求,着眼于更深层次的“数字货币”概念应运而生。

众所周知,比特币的问世为人类提供了通往数字货币时代的大门。但比特币及一系列加密货币在诞生之初只在小范围内流行。而后大众关注到比特币及其底层的区块链技术,更多的源于比特币的“暴涨暴跌”。历史走到今天,在比特币等各种加密货币的快速发展之下,各类数字货币的快速迭代引发各方重视,也刺激国家层面的研究与发展“动作频频”。由此,数字货币的概念与发展“深入人心”。深圳此次获准开展数字货币研究正是数字货币发展的关键之钥,未来数字货币的发展不可限量。

事实上,业界普遍声音认为:近几年第三方支付的快速发展和比特币、数字货币的快速迭代发展倒逼各国银行尽快推出法定数字货币。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曾在《清华金融评论》撰文指出:“私人数字货币倒逼货币当局研究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货币当局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具有天然优势;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有利于货币政策有效运行和传导。”

不仅是中国的重视,目前大多数国家正处于是否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探讨与探索中。

泰国央行行长Veerathai Santiprabhob在新加坡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发展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目前正在筹划中,这是央行努力在各个领域尝试区块链技术的一部分;据彭博消息,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此前发言称对央行数字货币持开放态度;此外,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还曾表示,需要对发行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认真考虑,更紧迫的任务是如何使用新技术来满足当前需求,欧美多数央行对于发行大众使用的加密货币都极为谨慎;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现在日本央行没有发行数字货币的计划;早些时候,挪威央行行长表示,将扩大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但现在考虑是否引入央行数字货币还为时尚早。

当然国家层面的数字货币不同于现在大家热议的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数字货币资产。当前有关数字货币研究和数字经济的定义也不完全限于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央行前行长周小川曾经强调过研究数字货币不是说让货币去实现某一种技术方案的应用,而是说本质上是要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方便性、快捷性和低成本。但无论从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准备还是深圳数字货币研究试点的进行。国家对于数字经济时代到来的准备与重视可见一斑。

可以说,数字货币的发展已经来到时代发展的风口,在未来的数字货币市场上,各国将扮演怎样的角色不可预测,但中国的发展与研究早一开始。

获国务院支持 深圳缘何“得天独厚”

创新发展与监管明朗的协调发展更能促进市场的繁荣发展,此次深圳获准开展数字货币研究,是政策的进一步支持,为数字货币在国内的发展与普及提供动力。同时,明朗的政策与试点的发展有利于监管的跟进。共同促进市场合规健康发展。

不过,为什么深圳能成为示范区?事实上,深圳的科技基因强大,拥有腾讯、华为、中兴等中国最顶尖的技术类企业,同时拥有中国为数最多的区块链创新企业,在调动市场力量探索数字货币技术路线方面具有强大的竞争优势;回顾历史发展,在人民币国际化上,深圳作为试验区,引进海外资金来深圳进行加工贸易、投资等,已是跨境交易的一个重要起始点,是国外资金引进来、国内资金走出去的一个重要的点;在地理位置上毗邻香港这个人民币最大离岸中心,和香港之间资金联系非常紧密;相比于其他重点城市,深圳的市场化程度最高,创新资源集聚程度最强,科技型龙头企业数量繁多,科技成果转化与创新能力同样居于前列,且城市人口年龄结构相对年轻,这就决定了数字货币等创新应用的试验与推广有着得天独厚的优质土壤。

西南财经大学陈文预测,国家对深圳提出了打造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的要求。一方面央行数字货币采取“双级投放”体系,明确不预设技术路线,充分调动市场力量,通过竞争来实现系统优化,共同开发、共同运行;同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的建设也为央行数字货币的实际应用提供了广阔的场景想象空间,有利于在试点应用中不断完善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投放、追踪和监管思路。综合比较国内主流一线城市的现有条件,深圳最有可能成为首个试点城市。而深圳也可能通过数字货币试点,在打造全国乃至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方面取得巨大进步。

“试验田”发展至关重要

深圳作为数字货币研究的试点城市,必然会从中受益这点已经毋庸置疑。但放眼全国,深圳的方案一旦成熟,对于整体的发展不可限量,试验田的重要性显而易见。

要知道,中国数字货币的发展早已提上日程,深圳的先行契合发展。2014年央行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2015年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业务运行框架、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等进一步深入研究,形成了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系列研究报告,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已完成两轮修订;2016年1月20日,央行召开的数字货币研讨会上,又进一步明确了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战略目标,指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团队将积极攻关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研究数字货币的多场景应用,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此后,央行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跟踪研究数字货币与金融科技创新进展,开展数字货币研发工作;2018年1月25日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实验性生产系统成功上线试运行,结合区块链技术前沿和票据业务实际情况对前期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原型系统进行了全方位的改造和完善;2018年3月28日,人民银行召开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会议指出,“稳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 2018 年 6 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在深圳设立全资子公司——“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直至今日,它都是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在全国范围内的唯一一家分公司。此次消息更是为数字货币在深圳的落地,制定了一条清晰的路线。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成功后,一般都要先试点再推广。试点城市要考虑金融基础设施、金融生态环境、金融机构能力、科技公司能力等方面。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在接受采访时进一步表示,区块链平台以及被提及多次的监管沙盒制度未来或许在深圳率先落地。

未来已来 互联互通同时注意风险

在政策明朗,市场期待中,深圳的研究发展在推动互联互通进程中,把握机会同时也要注意防范各类风险。

财经作家肖磊发文表示,深圳作为中国在金融市场的第三极,应该负担起先行先试的权利和责任。他分析,未来关于数字货币和移动支付的机会,存在于三个方面:第一个是中国的数字货币,具体分为哪几个环节,每个环节上的具体服务公司,应该具备什么条件;第二个是数字货币在融合进移动支付的过程中,现有的手机厂商、互联网巨头、区块链企业、金融公司等,各自如何切入服务体系;第三个是中国的数字货币,对全球各类虚拟货币,比如比特币等,是否会产生定价和交易影响,又如何将现有各类持续运行的市场主体企业纳入其中,借力打力,从而提升中国官方数字货币的全球化属性和影响力。肖磊还表示,种种迹象表明,未来金融市场,在数字货币领域,尤其是在数字货币的交易和支付市场,国家级别的竞争将不可避免。

有关风险考虑方面,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表示,第一,注意跨境金融的各类风险问题。第二,在资产配置时,注意不同市场的金融产品面临的风险类别和特征的不同,以及跨市场金融资产配置的风险传递等问题。

链氪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本站所有内容均出于分享区块链信息为目的,不代表链氪财经立场!本站所有内容均不构成投资建议!友情提醒:币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谨防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的非法集资!

阅读量

赞助商